热门搜索

高职该不该升本科?“转型”比“升格”更重要

转载    发布时间:2011-03-03 来源:互联网

 

    潘懋元  厦门大学高等教育科学研究所名誉所长

    李曙明  浙江经贸职业技术学院院长

    高晓杰  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学术部副主任

    朱振国  本报记者

    目前,国内独立设置的高等职业院校1215所,招生规模313.4万,在校生总数达到964.8万人,已成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为了发展,不少高职院校“削尖脑袋”升本科。对于这一诉求,我们不能漠视无睹。为此,记者请有关人士就此表达他们的看法和建议。

    “把高职限定于专科是不完善的”

    记者:高职院校要求升格的目的是什么?升格意味着什么?

    李曙明:作为高职学院的院长,我支持创办高职本科。

    20世纪末,我们抓住了国家大力发展高职教育的好时光,在原来的浙江供销学校基础上筹建高职学院,2001年正式建院,实现了第一次层次的提升,学院得到了跨越式的发展,学院的吸引力大大增强,连续12年招生录取分数名列全省同类学校前茅。尝到第一次层次提升甜头后,我们曾经也有向更高层次发展的期盼和要求。

    通过多年的办学,我们与许多高职院校都有这样的感受,把高职教育限定于专科层次的高等教育体系是不完善的。高等职业教育与经济社会的联动发展,人才层次上移是必然的趋势。

    我们认为对部分地方本科高校进行改造是发展高职本科教育的主要途径。如果把一部分传统本科院校改造为高职本科,那么不仅有利于人才培养整体结构的调整,同时对转型的那些大学来说,也获得了一次发展的机会和全新的发展空间。

  只可“导”,不可“堵”

    记者:潘懋元先生,您曾呼吁过创办高职本科教育,问题提出的起因和结论是什么?

    潘懋元:我曾经撰文提出建立高等职业教育独立体系。要知道,中国的高等职业教育已经成为推进中国高等教育大众化发展的主要力量。

    为满足高职学生及其家长“专升本”的意愿,教育主管部门出台了架设“立交桥”的政策。但是作为“立交桥”的“专升本”,并非高等教育大众化的最佳选择。首先“立交桥”的换轨困难。高职高专为了让学生能够顺利进入本科,不得不削弱职业技术课程,让学生做“升学”准备,以致发展方向本来就不明确的高职院校更加彷徨。另外,中国当前只有单一的理论性普通本科,“专升本”意味着从职业技术教育转变为理论性普通高等教育,从多样化趋向单一化。

    不少学校也以“专升本”为“奋斗目标”。因为在传统观念中,本科院校的社会地位高于专科学校;本科院校为正厅级单位,而专科学校只是副厅级单位等等。总之,学校、学生,上下同心,都指望“升本”,形成一股“专升本”洪流。

    在这股洪流面前该怎么办?只可“导”,不可“堵”。“人往高处走”,学校、学生渴望自我发展,其志可嘉。“堵”是堵不住的,强行堵,一律不许“专升本”,必将挫伤学校、学生的主动性与积极性;“导”则是将这股洪流引向另一条通道。综上所述,需要构建高等职业教育的独立体系。

    建立高等职业教育独立体系

    记者:高等职业教育独立体系的具体依据和内容是什么?

    潘懋元:高等职业教育是一种有别于理论性普通高等教育的类型,但并不是一个区别于本科的专科层次。

    谈到高等职业教育独立体系的构想,我以为可以根据《教育分类法》,结合中国高等教育的实际,提出高等教育三种基本类型及其体系的构想。

    第一,综合性研究型大学:本科(学士学位)→硕士(学位)→博士(学位)。

    第二,多科性或单科性专业型大学或学院:本科(学士学位或文凭)→专业硕士(学位或文凭) →专业博士(学位或文凭)或进入研究型博士。

    第三,多科性或单科性职业技术型或技能型专科学校或学院:专科(副学士学位或文凭)→职业技术本科(学士学位或文凭)→职业技术硕士(学位或文凭)或进入专业硕士。

    建议教育主管部门视情况允许部分高职院校“专升本”,办职业技术教育的本科院校。

   专升本并非去职教化

    记者:建立独立的高等职业教育体系会不会给高职的发展带来混乱?

    潘懋元:现在中国的高职能不能专升本?我个人认为可以。但是有两条,第一,专升本之后还应该坚持高等职业教育,而不是专升本之后就变成普通本科。第二,不能一哄而上,大量升本。不同的专业技术发展水平不同,不同的地区社会经济发展程度也不同,因此不能一哄而上。

    李曙明:高职教育应该提升层次,但是不能盲目升格。第一,层次的提升需要时间的积淀和传承。在我国真正意义上的高职教育发展可以说是刚刚完成了什么是高职、怎样办高职的摸索阶段。从数量来看,高职在校生已达到1千万,占据了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第二,高职教育专科层次不可或缺。高职作为高等教育的一个类型,从数量结构上看,高职专科、高职本科、高职研究生三者应是从多到少呈金字塔型的结构。

    更应该注意的是,升格不等于提升质量,不能把老百姓对优质教育的期盼误简单地理解为就是提高层次。如果没有质量的提升,即使实现了层次的提升,也未必就能提高竞争力。

    “转型”比“升格”更重要

    记者:有些专家认为,本科阶段的高等职业教育该不该办已经不是个问题,问题是怎么办!

    高晓杰:本科职业技术教育是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客观要求。一个国家只要具备了必要的内部和外部条件,就可以而且应该大力发展本科职业技术教育,否则不仅影响高等教育本身的结构优化,而且终将影响甚至制约一国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

    我国发展本科职业技术教育,无外乎两条途径:其一是“升格”,即将现有高职高专升格为本科职业技术院校;其二是“转型”,即将现有的600余所非研究型本科院校转型为本科职业技术院校。对比而言,我更倾向于后者。原因是单纯的“升格”可能带来诸多负面效应。比如可能导致其他高职高专盲目效仿,不安心专科层面的高等职业技术教育;导致“升格”后的高职高专丢掉自身的高等职业教育优势,变成“理论不如研究型,实践不如高职高专”的老本科院校。

    而对现有非研究型本科院校和高职高专院校转型,不仅可以规避上述诸多风险,而且有利于节约高等教育经费,有利于我国高等教育的整体优化;更有利于形成立体交叉的高等教育体系,让广大的高职高专、职业中专以及职业高中学生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有更多的选择机会。

 

网络信息监督电话:0335-5926970/5926701 EMAIL:qhdvtcxwzx@163.com
推荐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