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父亲的脚

   发布时间:2011-12-12 来源:本站

父亲的脚

                                                                                                                                                                                  旅游系  周丽妹        

黝黑、粗大是这双脚年轻时候的样子。步伐轻盈矫捷,天不怕地不怕,行过无数坎坷泥泞的道路,从没有停歇过。岁月的抚摸与宠爱,却不晓得,茧子像水蛭般偷偷的爬满了脚趾。脚前行着,努力向前迈着步伐。突然脚步变得越来越沉重、越来越缓慢……

春去秋来,年复一年,夕阳在岁月中遗落下点点余辉……

脚迈入了黄昏时代,前行似乎成为了它一辈子的使命。蓦然回首,身后寸寸土地都深深地留下了足迹,清晰可见。脚累了,责任、负担、使命、义务几乎压着它喘不过气,日与月、星与辰交替之时,它曾哭泣过。岁月的抚摸与爱戴,却不晓得,间接的,悄悄带走了它的年少轻狂,带走了它的意气风发。黝黑的皮肤渐渐的退色,暗淡、发黄,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格外的憔悴,脚上的茧子经过时间的磨练,越来越厚,根深蒂固……

这就是父亲的脚,父亲用他的脚为我们见证了他一辈子无私的爱,见证了他对母亲的那份纯真的爱情。

我的父亲,是一个勤劳不善言语的男人。也许正因为如此,父亲从不轻易把爱说出口,但他却用他忙碌的步伐告诉了我们一个父亲最朴素的爱。父亲没上过什么学,因为家里穷,从小就在忙碌奔波中讨生活。以前的辛苦是为了爷爷奶奶,现在的辛苦是为了我们,似乎父亲这辈子都有忙不完的事情。风里来雨里去,父亲的脚上永远牢牢地,套着一双发了黄的橡胶水鞋,一年四季皆如此,普通的水鞋在他的脚上却显得格外耀眼而不平凡。

父亲每天的工作是替酒店采购新鲜的海货和蔬菜。父亲时常低着头,忙碌着穿梭在泥泞的大小市场。因为没有文化,似乎注定着父亲这辈子的默默无闻。在父亲的心里一直都有一个遗憾,那就是上学。虽然父亲从不表现出来,但每每从他目送我上学的目光中,隐隐约约透露出那种热切的羡慕与企盼。父亲将他所有的企盼与梦想都赌注在我们身上,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能牵动他的心,也能在不禁意间,粉碎他的那份渴望。

从小父亲对我们的教育特别的严格,他吝啬地从不在我们面前展露笑颜,他留给我们的是那份值得我们慢慢珍藏,回味的浓浓的爱……

记得那是上中学时的一个夏天,中午放学,倾盆大雨,大部分同学都被家长接送回家了,教室里人影稀疏。

12:30分,楼道公共电话亭里……

“嘟嘟嘟……”我小心翼翼地,终于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喂,喂,爸,我在学校呢。”我热切地紧紧握住话筒。

“什么事,在忙呢,有事回家再说啊。”

“可我……”

“嘟……”话音未落,父亲便挂了电话。

我站在电话亭里,久久地重复着那句未及脱口的话“爸,可我没带伞……”一遍、两遍、三遍……雨水早已打湿了我那双破旧的布鞋。13:30分,教室里凄清,天阴沉沉,狂风肆无忌惮地席卷着大地,雨点击打在玻璃窗上,砰砰作响,像走火的机关枪散射着周围的一切。透过玻璃窗,我依然怀抱着希望,希望能看到父亲高大魁梧的身影,直至最后一刻,希望终究被雨水浇灭。泪水早已浸湿脸庞,顺着脸颊滑落到布鞋上,融为一体,心里莫名伤痛,“父亲,他爱我吗?”

晚上,回到家中,我默不作声,父亲并没有回来,母亲正在厨房里做饭。我绕过厨房,回到房间,重重地将房门关上,我甩开脚上湿泠泠的破布鞋,一屁股坐在床上,泪水禁不住往外流。时间在泪水中消逝,有人敲门,我擦干泪水,大声吼到:“没人。”房锁被转动开了,父亲推开房门走了进来,一脸严肃的样子,我赶忙低下头,不敢抬头望他一眼。父亲迟疑片刻,咳嗽了几声道:“以后别随便使小性子,来,试试看,合不合脚。”说完父亲将一双崭新的黑色运动鞋放在桌子上,便转身离开。我惊叹地抬起头,望见父亲的背影,一种莫名的暖流夹带着一种懊恼涌上心头。父亲高大魁梧的背影,顿时间显得格外的憔悴,蹒跚的脚步、老厚的茧子、破旧发黄的水鞋,拖动着他疲惫不堪的身影,我怀抱着父亲买的鞋,泪水已情不自禁夺眶而出,我紧追父亲刚走不远的脚步,但父亲早已踏上了忙碌的旅程。父亲是爱我的,他的爱默默无闻,如果说父亲是一座山,那么他的爱都默默隐藏在他那伟岸的脊背上,随着岁月流逝而积淀,偶尔也会像休眠火山一样爆发一次。父亲的爱如山,他爱得如山一般深沉。

我拭干泪水,那首最纯真的童谣萦绕在耳边,道出了父亲默默无私的爱,“草鞋是船,爸爸是帆……”,是啊,父亲的船上载满了他对我们深深的爱……

网络信息监督电话:0335-5926970/5926701 EMAIL:qhdvtcxwzx@163.com
推荐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