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我的父亲母亲

   发布时间:2011-12-12 来源:本站

我的父亲母亲

经济系 于淑杰

有人说:贫穷是一种生活方式。这并不是说某个人贫穷到了一清二白,房无一间地无一垄,非要依靠砸锅卖铁来维持生活的地步。而是他沿袭了以往苦日子的贫穷心态,进而对崭新的好日子有些坐立不安,依旧喜欢“穷”倒腾。从物理学角度讲这叫惯性,从医学角度讲这叫炎症。

我父母是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农民,上学时候因赶上文化大革命而失去了考大学的机会,不幸成为“时代文化人才断层”中的一员。见过浩浩荡荡挥舞着小旗、张牙舞爪走到哪里都享受诸多待遇的红卫兵;经历过吃硬邦的白薯干,嚼粗糙的窝窝头,并且非要以此来证明家世清白,从而免去被五花大绑揪到批斗台上挨唾沫淬的惊恐。而后老实本分跟随着热火朝天的生产队垦荒、插秧、收割,每天扛着铁锨镐头,靠挣工分换取一家老小的开支。

现在想想,那段被冠之以“贫困”的经历不但苦了他们,也苦了我们这一代的儿女。

我是一个吃饭特别没有后劲的人,每每剩下一口便闪到一边游哉悠哉剔牙的时候,都会承受不亚于当年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心灵之重。而老两口谴责的内容无外乎是“这孩子要生在我们那个连树皮都啃过,一年到头才吃一次白面的年代早就活活饿死了,如今不知天高地厚……”之类的。姐姐挣了工资,本着道德经上“孝”为先的原则在大老冷的冬天给他们买了成套的御寒服:红豆的保暖内衣、一件波司登500块的羽绒服,叫我看的直唑牙花。可是老两口依旧是雷打不动,你流你的鼻涕我打我的喷嚏,和谐的奏着二部曲,我们万分疼惜之际方闻楚楚可怜的言辞“那衣服太好,舍不得穿,整天倒腾还不两天就黑了”……

诸如此类的事很多,我的父母骨子里已彻底烙下了“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信念,这种思想及生活方式与其说是时代的烙印,不如说已成为时代的刻章,所有的人被“啪”的一声扣上了鲜红的印迹,就好像版权所有般不容侵犯。

其实贫穷的日子,人们都会怕,尤其是经历过的人会更感触颇深,这种无关痛痒却丝毫不放松的怕,必定使他们循规蹈矩做一个顺从它的良民以求它别再像大鬼小鬼那样附身。

我的父亲母亲就这样一路波澜不惊、不急不缓的走了过来,走过了烽烟弥漫的革命年代,走过了热火朝天的和平建设年代,如今在一方小院里享受安然静好的岁月,“一亩田地两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所代表的中农阶层温饱,足矣豁达开阔的胸襟已成为他们简单生活的写照。

我的父亲是一名医生,一辈子恪守医德,就算寒冬腊月里有人大半夜敲门,也照样毫无怨言地呵着寒气,走黑黢黢的夜路去履行救死扶伤的责任,并且不加任何多余的手续费。我的母亲默默无闻地抚育我们姐妹成长,繁赘的家居生活改变了她安好的性格,尽管她会时而变得暴戾烦躁,但这却改变不了一个做母亲天然的伟大本性。她会在院子里种上一垄绿油油的葱或红腾腾的西红柿,免去那些去集市上与小商贩讨价还价却依然缺斤短两的麻烦。

我的双亲,他们没有知识分子特有的那种儒雅知性,没有驰骋商海的人的那般精明富有,没有大凡成功的人目光里所折射出的那般耀人光彩。他们甚至是些许木讷的,贫穷的,迟钝的,但他们在儿女心中的光辉并不会因此而折损一分一毫。

感谢贫穷的年代,它让我学会了感恩,学会了品尝生活的丝丝缕缕味道。就好像一杯苦丁茶,入味是苦,沁入是甜,我愿与我的父母共勉!

上一篇:父亲的脚

下一篇:身边人身边事

网络信息监督电话:0335-5926970/5926701 EMAIL:qhdvtcxwzx@163.com
推荐图文